Argue

体积狗一只,有团魂的男饭。另,高三失踪中,不定期更新。

白雪公主(HE)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繁盛的国家,这里有一个莫西干头国王,他叫做东二贝。

东二贝唯一的儿子权志龙因为肤白貌美(误)前凸后翘(大误)被臣民们称为白雪公主。白雪公主一直幸福地生活在城堡中,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写rap,经常来到森林中对着小动物们狂念自己写的rap。

直到有一天国王娶了一个有心机的王后,这位王后叫做李胜利。之后东二贝国王便沦为了妻奴,城堡也成为了王后的天下。王后的年纪甚至小于自己的后儿子,我们可想而知东国王是有多么的饥渴。

王后其实是一个女巫,他并不喜欢rap,比较喜欢自己动人的歌喉。

王后有一个无所不知的魔镜,他经常在魔镜前一边旋转一边高声询问:“魔镜魔镜,谁的音乐是世界上最动听的?”

烟雾缭绕,魔镜显灵。

“反正不是你你关心这个干嘛关你屁事和你有半毛钱关系吗?”

“你再说一遍?”

“咳,有话好好说…”魔镜心虚的望望头顶锃亮的的AK47枪口。

“那你快说是谁不然我就nèng死你!”
“咳,是他…”

魔镜一闪,画面上出现了正在给家虎铲屎的铲屎官…哦不是权志龙。

“是我的后儿子?不,凭什么能是他!他一天到晚的在外面和动物们鬼混!为什么是他!”

“你不也是一天到晚的和国王滚床单…(小声)”

“啥?”

“喂剧本就是这么写的怪我咯。”


知晓了真相的王后妒意难消,他不承认有任何比自己美妙的歌喉更美好的东西。

“姜大成!你给我出来!”

刹那间红光一闪,一黑衣男子从天而降双腿着地霸气侧漏。

“左腿早着地了0.1秒稍等我再来一次。”

于是再来一次霸气侧漏。

“…这回可以了吧?”

“不好意思右腿早了0.05秒我再来…”

“别再管你的腿了我要你去杀个人不是去走T台!”


“哦好吧你说着我再练练。”

“…在此之前你可以尊重我一下把眼睛睁开吗?”

“我他妈已经睁到最大了。”

“行了不纠结那些有的没的了,你快给我去把白雪公主杀了!然后把他那套限量版公主套装弄来以示你真的把白雪公主给nèng死了,我要把衣服拆了做小给我的CD娃娃穿。”

“你一定要我扒他衣服吗对比自己年龄还大的后儿子口味这么重真的好吗。”

“少废话快去!不然拧断你所有蓝胖子手办的脖子!”

“好的明白了但是哆啦A梦有脖子吗…”

姜大成在丛林深处找到了正在对着一只猪Beatbox的权志龙,于是他冲出去使出一记天马流星拳。

拳力是很强劲,不幸的是姜大成是一个高度近视加大散光,而且那只猪是一只臭美且穿着公主装的猪。
“多有得罪!这都是王后的指令啊!”

于是猪就翘辫子了,姜大成将猪身上的公主装扒了下来,走了。

权志龙因为天天对着猪念rap念出了感情,于是他就带着猪的遗体走了。

他一面走一面抽泣着,来到了丛林最深处,面前是一座的小木屋,木屋上写着“七个小矮人之屋”。

权志龙走了进去,看到里面放着张床。

“太恶心了七个小男孩竟然挤在一张床上???”
权志龙哭累了,放下猪,一头栽在床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

“你谁啊你谁让你睡我床的。”

“唔?”强行被打醒的权志龙揉揉眼,发现面前站着小矮人杨贤石(……)。

白雪公主看着比自己还高的小矮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特么算什么小矮人啊你哪里矮了而且你不就一个人吗?”

“对啊我正好就有七个小矮人摞起来那么高。”

“………”
“啊,好心的小矮子,”权志龙哭泣道,“我被我那恶毒的后母赶了出来,你可以收留我吗?”

“有啥子好处啊。”

“我可以给你唱rap。”

“用不着。”

“做饭。”

“你看起来不会做饭啊。”

“…好吧我可以出专辑跟你签卖身契。”

“…成交。”

于是,美丽的白雪公主权志龙就在丛林中的小屋里住了下来。

不久后,恶毒的王后还是知道了这件事。他怒气冲冲的去找魔镜,可是魔镜一直蓝屏,好像是这样更好喝。

“一群靠不住的!看来只能我出马了!”

王后着一袭黑衣带着被自己下了魔法的一兜子大苹果去找白雪公主权志龙,并将大苹果子放在了小屋前,敲响了小屋的门。

“哇,是苹果!”打开门的权志龙尖叫起来,“是我最爱吃的苹果!”

王后喜出望外的看着后儿子大吃,他知道权志龙死定了。

于是他看着权志龙吃了一个又一个,一个又一个,吃完了拍拍屁股站起来,打了个饱嗝。

“没有事?"王后百思不得其解,“不可能啊…”

“啊!”白雪公主大叫一声。

“你是不是很难受?”王后见状大喜,从灌木丛中跳了出来。

“你怎么这么眼熟?”

“别管那个了…你怎么了?”

“吃饱了神清气爽!我要写rap去了!”

“你身体没有不舒服吗?”

“对哦…苹果有点面面的,干了点,回去要多喝水哦。债见。”

于是白雪公主就哼着歌去丛林深处找小动物们念rap去了。

王后看着一大地的苹果核子,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委屈的边哭边跑回到了城堡,一头栽进国王的怀里。
“怎么啦?”

“呜呜呜他们都欺负我!不喜欢我的歌!我的高音我的美喉!”

“本王喜欢就好了啊,我们以后一起唱黄梅戏吧。”

“你最好了啾咪~”



白雪公主不分日夜的写rap,写出了一首绝世好rap,但也终于累死了过去。

“啊,美丽的白雪公主!”小矮人双膝跪地伤心的哭了起来,“我们还没有签卖身契,你还没有出道还白吃了我这么久,我怎么这么惨啊…”

小矮人杨贤石正伤心着呢,忽然听到林间传来一阵低沉浑厚的rap声。杨贤石闻声看去,只见一位穿着正式黑西装却染着一头粉发仍然英气逼人的男子骑着脚踏车过来。

“这位小哥,你rap唱的很好啊。”

“呃,我不是小哥,我叫崔胜铉,我是邻国的王子哦。”

“你这样的是王子?你不骑马也就算了,赶赶时髦最起码搞一辆车开着啊,再不济骑辆机车也好哇。”
“我没有驾照。”

“王子也染头发的???”

“还不都是你让我染的吗。”

“喂串戏了。”

“哦对对…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哦…是白雪公主写的rap,可是他已经晕死过去了。”

“我看看…哇,写得好好!带我去见见他吧。”

于是小矮人将英俊的王子崔胜铉带到了白雪公主的木棺前。崔胜铉看着公主美丽姣好的容颜眼里不觉盛满了温柔。

“真是绝美,真真是极好的,rap也这么厉害。”
“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啊,人都死咯。”

“不用担心,我有特殊的唤醒方式。不过不能给人看的,明天早上你再过来吧。”

“好吧,那我先走,你一定要唤醒他啊,他还欠我饭钱专辑卖身契。”

一夜后,小矮人一路小跑来到了森林中,隔着老远就听到了白雪公主怒气冲冲的奶音:

“你这个大色狼!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我的腰为什么这么酸这么疼!”

“我是为了救醒你啦。”

“哼!就算你长得帅也不能这样啦!”

“可是我喜欢你唉。”

“…………变态啦你!”

从此以后,志龙公主与胜铉王子就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喂你妈你饭钱还没结给我啊!”杨贤石哇哇大哭。
end









明天要发的文的节选,是白雪公主的改编,希望亲们可以喜欢😂












“姜大成!”

刹那间红光一闪,一黑衣男子从天而降双腿着地霸气侧漏。

“左腿早着地了0.1秒稍等我再来一次。”

于是再来一次红光一闪霸气侧漏。

“不好意思右腿早了0.05秒我再来…”

“你他妈在逗我吗我要你去杀个人不是去走T台!”

“哦好吧你说着我再练练。”

“…在此之前你可以尊重我一下把眼睛睁开吗?”

“我他妈已经睁到最大了。”

要是写TG的童话大家看吗!

终于回来了…

最近超忙…忙着准备自招、上辅导班、奥赛证书…
看着雪绒花反响好像不太好的样子
所以你们还想让我发嘛😂

雪绒花(节选)

对没错这他妈是个预告希望你们看完后尽量不要打我打我也请别打脸谢谢各位🙏









*


“胜铉哥在去乐器店的时候,被街边一家店掉下的招牌砸中了…”

权志龙感觉自己的心跳越来越缓慢、沉重,像被从深水冲到浅水中的鱼,在涸辙中祈祷着,但又无力的等待着上天的处置。

“胜铉哥今后可能再也…不能…拉大提琴了……”大声哽咽住了。

权志龙骤然感觉自己什么都听不见了。

脑海里是崔胜铉拉大提琴时的身影,沉着,冷静,优雅。他想起了崔胜铉在夕阳西下时拉的最简单但也美妙的那首《雪绒花》,崔胜铉细心的用橄榄油擦弄琴弦,崔胜铉收到维也纳音乐学院通知书时孩子般欣喜的笑容…

他惊慌失措到站不起来,尝试了好几次,才撑着桌子勉强站立。他的额头上都是汗水,脸颊上满是泪水。结结巴巴语无伦次的请假时吓坏了他的理论老师,迅速的准了他的假。

他慌不择路的往外跑,背包拉链没拉上,书大概掉了一路。红绿灯没看到,差点被车撞倒。司机的叫骂声,人们的惊呼声,医院电梯的抬升声,自己拼命拽着楼梯向上爬时的喘息声……

他都听不见了。

然后,他看到了急救室外痛哭的姜大声,还有急救室外红色的刺眼的“手术中”。

可他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喘粗气。

“胜铉哥的手废了,他拉不了大提琴了…”权志龙的脑海里回响着这句话,随即,他开始低声的抽泣,然后变成了喘不过气来的笑声,最后,变成了绝望的吼声。

“那个傻蛋除了拉大提琴还会干什么啊?!”

权志龙感觉自己的心被掏空了。

但谁又知道呢。

崔胜铉心里的那个小孩,大概连眼泪,都流干了吧。

权志龙自觉出现了幻觉。

那个亲近的哥哥,这么残酷的事实…难道不是…幻觉吗?

直到被李胜利半拖半拉进病房,权志龙也根本站不起身。

每个人都在为星星的落地而惋惜。

权志龙记不清是什么时候病房里只剩下了崔胜铉和他两个人的。

他尝试着慢慢站起来,脑海里小心的慢慢的组织着安慰的话语,并凝视着病床上的崔胜铉。

蜷曲的刘海,笔直的鼻梁上细小的擦痕,还有原本一遍遍祈祷只是擦伤的左手上,一圈又一圈染了红褐色的绷带。

因疼痛而略略泛白的嘴唇硬是对他扯出一个依旧弱智的笑容,但权志龙笑不出来。

“志龙,哥再也不能拉琴了。”他这样说道。

权志龙的泪水夺眶而出。

上辈子崔胜铉一定是赏了他一整条河,所以这辈子要他全哭回来还给他。

真够狼狈啊。

此时权志龙只是希望手废的是自己。

崔胜铉是在高处的天才啊,他的梦想怎么能这么轻易的破碎了呢。

权志龙希望他能拉琴,去维也纳留学,做个天才应当去做的事情。

那才是他亲爱的哥。

就像那天上的星星一般。

也是他的星星。

白纯灵:

MADE THE FULL ALBUM PHOTOBOOK : T.O.P version

© ay_choi_tttop